电影是一种集体制作活动,不论拍摄外景或内景,也不论在制作的整个流程或各个环节,都需要聚集大量制作人员。如今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电影制作始终面临停工停产难题。影院放映可以改为线上播放,然而新片的拍摄和后期制作怎能为了避免聚集而禁止一定数量人员参予呢?这的确需要好好探讨,摸索新的制作方式和技术。

幸好,日益精进的人工智能(AI)为电影制作提供了新的助推器。众所周知,拍电影耗人、耗时又耗钱,而借助人工智能,不仅可以写剧本,还可以做导演、剪辑、特效和动画等……真所谓只有想不到,没有AI做不到的。有专家认为,用一台性能特强的电脑和一组AI软件便可生成一部影片。去年全国人大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眼下AI风生水起,正可以把电影制作行业从手工时代直接带到人工智能时代,疫情倒逼电影去实现跨跃式发展。

当然,这里所谈的AI电影並非指《人工智能》《终结者》《黑客帝国》等那样用虚构故事和影像奇观来营造“后人类”景观,而是运用IP将文本解析、提炼关键信息、建模剧情、人物和场景,再去完成拍摄、剪辑和特效。这整个流程並非人工方式,故可避免人员聚集,从而节省人力、时间和成本。

对电影制作而言,人工智能技术拥有以下几大功能一一

写剧本。通过电脑的深度学习和大量训练,可以编写出符合人类观影要求的剧本。例如全球首部由AI撰写剧本的科幻影片《太阳的春天》,2天就完成,背景设在未来,环境是黑暗世界,穿插情感戏剧情。该片剧本由一亇叫"本杰明”的"递归神经风络“AⅠ程序,在输入《星际穿越》、《第五元素》等几十部科幻片剧本並加以分析后写成。《太》还获过奖。再如ⅠBM的人工智能系统“华生“,在系统学习了100部恐怖电影预告片的画面、声音等之后,再摸仿恐怖电影的剧本结构,最终为20世纪福克斯的科幻电影《摩根》完成了一支预告片,其制作时间仅24小,而传统做法至少10天。除了写剧本,AⅠ还能够自动分解剧本,自动生成人物和场景並列表,5万字的剧本拆解不超过5秒钟。

做剪辑。与传统的消耗大量时间的程式化剪辑相比较,AI做剪辑既可自行同步录像相同的场景、对上演员的台词,又可根据数据库内较成熟的剪辑风格和镜头语言、对录像进行自动选择和组接,从而大大提高了剪辑的效率和质量。

做瑕疵处理。例如中影集团研发的自动图像处理系统“中影神思”应用于纪录片《厉害了,我的国》,为片中688个镜头(合26分钟)的30万帧低清图像素材做了增强效果。该系统还曾用于《血色浪漫》《亮剑》《西游记》《马路天使》等,将标清图像素材转化为高清,还有给黑白影像上色等。再如迪士尼和皮克斯共同研发的“卷积神经网络”也应用于《汽车总动员》,解决了动画影像的瑕疵问题。

做特效。AI能够有效地提升对视效的把握水准,使特效更加逼真,酷似实物实景。像《僵尸世界大战》里成群结队的僵尸就是用AI做的。在后期制作中,AI通过对渲染场景的深度学习,能够生成全局光照或局部打光,还有能够生成精致的火焰、烟雾等效果。

2D转3D。我国有电影企业已开发出一种名为“峥嵘”的“AI立体设计师”软件,可以实现将2D内容转为3D內容。在这个转换过程中毋需百人制作团队,亦毋需双机(两台摄影机)拍摄,只要一人加一台机器,用1周时间完成1部院线级影片的转制。

做全流程智能化管理。AI最有应用价值之处就是减少人力、时间和成本,可升制作效率,而这正是疫情之下电影行业最需要的。除了制作管理外,AI还拥有财务管理、进度管理、质量把控、在线审片等功能。

另外,AI还能够记忆和模仿演员的声音,分折观众偏好等大数据,准确预测票房率,无人化管理影院等等,总之蕴藏着巨大的可能性。不过AI目前仍有短板,例如不能取代人工审美,因为它缺乏人类的审美能力;在塑造人物形象和表达思想情感上存在欠缺;总体质量比较粗糙、稚拙;換脸功能有侵犯肖像权风险。

总之,人工智能正是当下电影制作的破困之道,我们要大力开发,精益求精,多出佳品。美国一直靠领先的电影技术向全球做文化输出,我们中国亦大可利用人工智能电影制作技术让中华民族文化在世界范围内广为传播。 (严敏)